摩鑫平台

摩鑫注册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寰球视野/疫情下的人币国际化(上)/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 鄂志寰博士

2020-07-31 04:24:00摩鑫注册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随着国际多边原油贸易中越来越多的国家选择使用人民币结算,人民币的需求和使用规模将大幅增加

  2020年,新冠疫情突如其来并急速演变,推动全球经济金融发展进入后疫情时代,其重要特征是:主要经济体持续面临经济下行压力,经济增长无法摆脱宏观政策依赖,低增长长期持续;全球产业链加速重组,国际贸易和投资在受到疫情和防疫措施双重衝击的同时,亦面临贸易保护主义的挑战,短期无法回到疫情前的正常状态。以上变化意味着中国经济运行的外部环境日趋严峻,如何在错综複杂的国际大变局中开拓人民币国际化新局,并为中国经济对外循环提供更多动能,需要我们认真分析,寻找新的重点方向。

  一、稳步扩大人民币国际使用範畴,拓展中国经济对外循环的空间

  综观国际货币发展史,货币是一国经济对外及对内循环相互交织的关键环节。一方面,货币通过利率决定及调整机制,有效配置资本,为实体经济内部循环提供资金支援。另一方面,货币通过汇率的动态调整,在一定程度上过滤外部衝击,为内部经济循环提供相对稳定的运行环境,并通过商品和资本管道连接对内循环和对外循环。此外,如果该货币能够在国际市场承担一定的角色,其国际货币的定位和属性有助於拓展该国对外循环的辐射空间。

  人民币国际化最初发轫於国际金融危机环境下中国参与国际循环的重大实践探索。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国际金融市场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美元荒,单极国际货币体系制度性缺陷引起了广泛关注,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公共产品和解决方案。

  一些国家尝试性地提出使用人民币作为国际货币补充的设想,开启了政策驱动与市场牵引人民币走向国际舞台的漫长征程。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人民币加入了IMF(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SDR(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为国际储备资产提供来自新兴市场的多样性选择和新的公共产品,初步奠定了在全球货币体系中的地位,但人民币的国际化程度仍然滞后於中国经济及贸易投资所决定的水準,具有巨大的提升空间。

  疫情衝击导致全球贸易保护主义再度发酵,引发新一轮科技战、金融战,客观上不利於人民币国际化的推进。但面对后疫情时代全球金融市场的剧烈调整,更加需要人民币提升国际使用範畴,以应对可能到来的金融博弈和围堵。

  二、完善人民币的国际货币属性,提升中国金融资产的国际认受度

  2016年人民币列入SDR篮子组成货币后,境外央行持有人民币外汇储备的意愿逐渐增强,继早期香港、新加坡、俄罗斯等地区和国家率先配置人民币储备资产后,欧洲央行、德国央行、法国央行等陆续透露其外汇储备在向人民币等为数有限的国际货币多元化。目前,全球有超过60家中央银行和货币管理当局把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推动了人民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提升。2017年3月,IMF发布了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报告,首次单独列出人民币外汇储备的持有情况。截至当年三季度,人民币外汇储备规模为1079.4亿美元,佔整体已分配外汇储备的1.12%。

  IMF在7月2日发布的最新资料显示,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各经济体央行所持有的外汇储备中,人民币资产为2214.8亿美元,佔全球官方外汇储备资产的2.02%,佔比高於2019年第四季的1.96%,创下IMF自2016年10月报告人民币储备资产以来的新高点。人民币在全球央行外汇储备资产中的佔比提升,反映境外投资者对持有人民币资产的兴趣持续增加,亦意味着中国金融资产的国际认受度有所提升。

  提升人民币国际货币属性是人民币国际化长远发展的重要内涵。近年来,中国抓住时机提出扩大人民币在石油定价及交易中的使用,提升其对大宗商品交易定价的影响力,以“石油人民币”将能源等相关产业和金融行业有机融合,应对国际大宗商品市场价格大幅度波动的挑战,提高自然资源的可获得性和安全性。2018年3月,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INE)正式挂牌交易原油期货,以人民币计价,实行淨价交易、保税交割。上海原油期货交易量佔全球原油交易量跻身世界前三,仅次於美国纽约WTI和Brent原油期货。随着国际多边原油贸易中越来越多的国家选择使用人民币结算,人民币的需求和使用规模将大幅增加,同时将推动央行间货币互换使用量的提升,促进人民币在海外政府间和民间机构多层次的使用。

  三、逐步打造人民币避险货币新功能,为国际储备资产提供更多选择

  近年来,人民币汇率弹性逐渐加大,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保持基本稳定,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则出现双向预期、双向波动的新特征,外汇市场逐渐摆脱人民币汇率保“7”或破“7”的心理障碍,人民币汇率决定的市场化程度进一步提升,全球市场对於人民币资产的信心随之不断改善。

  2020年上半年,受到新冠肺炎及中美贸易战进程影响,人民币汇率继续呈现双向波动的基本形态。年初,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定,市场对两国展开第二阶段谈判抱有乐观预期,对人民币汇率产生了一定的支持,离岸人民币汇率曾经升至6.9水準。此后,新冠肺炎疫情开始衝击全球。3月份,疫情持续导致金融市场震荡,国际市场避险情绪升温带动美元需求,美元指数在3月中抽升到近年高位103水準,对人民币汇率持续构成压力,CNH在3月份之后维持稳中偏软。进入二季度,中美两国摩擦博弈升级,人民币汇率一度走弱,并在低位整固回升。截至6月30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7.0795,较年初贬值1.7%;离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收报7.0686,较年初贬值1.5%;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收报7.0655,较年初贬值1.5%。

  总体而言,在全球金融市场下行阶段,人民币汇率较其他货币表现更为稳健,在短暂下跌后往往出现明显反弹,表明人民币在保持汇率弹性的同时,其汇率波动具有一定的韧性。因此,在后疫情时代,应逐步建立人民币汇率的避险功能,为人民币的国际使用提供更有力的支援。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